宁夏综义律师事务所

律师咨询热线:

0951-5195540

我所律师闫佳成功辩护一起故意伤害案

2

案件基本情况


2021年3月5日,平罗县人民检察院以故意伤害罪对被告人赵某某、被告人余某提起公诉,被告人赵某某委托本所律师闫佳担任其辩护人。闫佳律师以本案被害人余某某鉴定轻伤二级的伤情形成的时间,以及是否是被告人赵某某造成的均不确定为辩护方向,提出检察机关指控被告人赵某某犯有故意伤害罪,系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被告人赵某某作无罪辩护。经平罗县人民法院一次开庭审理,两次单独质证庭审后,平罗县人民检察院以“本案证据不足,不符合起诉条件”为由,向平罗县人民法院撤回起诉。平罗县人民法院于2021年12月15日准许撤诉。







图片
















图片




检察院起诉指控



2020年4月5日14时许,被告人赵某某、余某与堂侄余某某及其妻张某某因经济纠纷在平罗县崇岗镇崇伏村三队相互殴打,致使余某肋骨骨折、余某某脸部、腿部受伤,后二人都在石嘴山市第二人民医院住院治疗。2020年4月6日11时许,赵某某陪同余某在石嘴山市第二人民医院CT室门口做检查时,遇到同时前来做检查的余某某和张某某夫妇,双方再次发生口角并相互辱骂继而厮打,在厮打过程中余某将余某某摔倒在地对其殴打,期间赵某某伺机向倒在地上对其殴打,期间赵某某伺机对倒在地上的余某某腿部踢了一脚,后被在场保安拉开,4月6日双方调解处理。2020年11月11日,经大武口区公安分局物证鉴定室鉴定,余某某腿部伤情鉴定为轻伤二级。

















图片















图片




闫佳律师的辩护意见要点






一、据以证实被告人赵某某故意殴打被害人的证据存疑,本案关键证据监控视频丢失,仅有证人证言等言词证据,且均是在案发近半年后作出,证据的证明能力弱,公诉机关指控的基本犯罪事实存疑。

二、在认定案件事实的关键证据——现场监控录像丢失后,证人杨某的证言当然的成为关键证据,认定杨某所作证言及情况说明的前提,应当首先确认杨某的身份,但其本人所作证言存在诸多不合理之处。另,在案书证存在的疑点,导致杨某究竟是否为事发**时间处理案件的主办民警存疑。

三、基于上述第二点,并结合二被告人在庭审中关于案发时处理案件的民警并非杨某的供述,公诉机关出示的证人杨某的证言无法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证据,杨某在笔录中陈述其查看监控录像时,监控室的负责人也在场,但负责人具体看了多少监控不清楚。据此,在案证据至少还应当有当时监控负责人的证言,如此才能对案件作出更为公正、合理的评价。

四、被害人伤情鉴定的检材不具有案发当时性,无法排除合理怀疑,且在案证据证实,被害人4月6日也是到CT室拍片,而且明确是拍腿部片子,但与被告人发生冲突后,其却没有拍片,直到4月8日才拍片。不能排除被害人明知4月5日或之前,其腿部就已经存在伤情,4月6日准备拍片时,恰逢被告人赵某某、被告人赵某某夫妇并发生打架事件,进而在4月8日又重新拍片,以证实其腿伤系4月6日所致的可能。

1、在案《现场治安(矛盾纠纷)调解协议》证实被害人在本案发生过程中并未受到伤害。

2、在案证人证言及被害人的陈述均证实,被害人4月6日是因腿部疼痛到CT室拍片。

3、鉴定意见的检材存有重大疑点,检材的形成时间与所载伤势间隔3三天,并结合上述意见,至少无法证实被害人的腿伤系4月6日造成。其腿部伤情极有可能是其在4月5日用腿垫击被告人余某时自己造成。

图片


图片















图片




律师办案小结


图片

依据《刑事诉讼法》第55条规定:“对一切案件的判处都要重证据、重调查研究、不轻信口供。”纵观本案,关键的监控录像丢失,仅有言辞证据,且对被告人不利的言辞证据基本为亲属证言、传来证言,不足以认定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并依据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第286条中,关于证据不足不符合起诉条的情形中的第3项、第4项规定:“据以定罪的证据之间的矛盾不能合理排除的,“根据证据得出的结论具有其他可能性的”等一些列规定,本案待证事实处于或然状态,无法排除各种合理怀疑,不能因为受害人存有伤情,就客观归罪。故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存疑,证据存疑,被告人的行为不应评价为故意伤害罪。



图片
图片

闫佳律师简介



图片

图片


闫佳律师,自2016年毕业后在法院工作,2019年从事专职律师。业务领域包含:民商事、婚姻家事、劳动争议、刑事等。

联系方式:17795185575(微信同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