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综义律师事务所

律师咨询热线:

0951-5195540

【综义说法】关于非法狩猎“情节严重”司法解释之浅析

 二维码 2
最近,有关非法狩猎罪的两个案例引发热议。两个案例的案情大致相同,即二被告人各自非法捕猎一只麻雀,均被法院以非法狩猎罪判处拘役刑。

在上述判例中,法院除适用刑法第341条第二款的规定外,还引用了最高法院《关于审理破坏野生动物资源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解释”)第六条的规定,作为对被告人定罪量刑的法律依据。

《刑法》第341条第二款规定:违反狩猎法规,在禁猎区、禁猎期或者使用禁用的工具、方法进行狩猎,破坏野生动物资源,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管制或者罚金。

“解释”第六条规定:违反狩猎法规,在禁猎区、禁猎期或者使用禁用的工具、方法进行狩猎,破坏野生动物资源,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属于非法狩猎“情节严重”:

(一)非法狩猎野生动物二十只以上的;

(二)在禁猎区或者禁猎期使用禁用的工具、方法进行狩猎的;

(三)具有其他严重情节的。


根据上述刑法的规定可以看出,构成非法狩猎罪,必须同时具备两个条件,其一是“违反狩猎法规,在禁猎区、禁猎期或者使用禁用的工具、方法进行狩猎”;其二是“情节严重”。

由于刑法对非法狩猎“情节严重”没有具体规定,就需要司法解释予以界定。

研读一下“解释”第六条的规定,就可以发现:第(一)项“非法狩猎二十只以上的”系具体量化标准,具有可操作性,司法机关办案时应当适用;第(三)项“具有其他严重情节的”系兜底条款,且没有量化标准,不具有可操作性,司法机关办案时不宜适用。现在需要重点研究的是第(二)项规定“在禁猎区或者禁猎期使用禁用的工具、方法进行狩猎的”。

首先,刑法表述的是“在禁猎区、禁猎期或者使用禁用的工具、方法进行狩猎的”,“解释”表述的是“在禁猎区或者禁猎期使用禁用的工具、方法进行狩猎的”。从表面上看,二者字数相同,但实际上二者所要表达的意思并不相同。刑法所要表达的“非法狩猎”的表现形式为;在禁猎区狩猎;在禁猎期狩猎;使用禁用的工具、方法狩猎。而“解释”所要表达的“非法狩猎”的表现形式为:在禁猎区使用禁用的工具、方法狩猎;在禁猎期使用禁用的工具、方法狩猎。也就是说,刑法将禁猎区、禁猎期、使用禁用的工具方法狩猎并列规定为“非法狩猎”的不同情形,而解释却将“使用禁用的工具方法狩猎”作为非法狩猎的**情形,将“禁猎区、禁猎期”作为“使用禁用的工具方法狩猎”的前置条件。此种解释与最高检察院、公安部关于非法狩猎罪立案追诉标准的规定如出一辙。该规定第六十六条明确规定:“(二)在禁猎区内使用禁用的工具或者禁用的方法狩猎的;(三)在禁猎期内使用禁用的工具或者禁用的方法狩猎的”构成非法狩猎“情节严重”。这无异是对刑法条文非法狩猎罪状的修改,有违司法解释之本意;

其次,如果该项解释与刑法条文的表述一致,即均为“在禁猎区、禁猎期或者使用禁用的工具、方法狩猎”,并将该表述作为非法狩猎“情节严重”之一之情形,则又属于“同语反复”,等于对“情节严重”没有进行界定。

综上分析,“解释”对非法狩猎“情节严重”的实质性界定只有**项“非法狩猎二十只以上的”的规定能够成立,其他两项并不能成立。据此,由于两个案例中被告人非法狩猎的数量均没有达到二十只以上,不属于非法狩猎“情节严重”的范围,其行为不构成非法狩猎罪。另外,有必要指出的是,判例之一中,“捕捉麻雀数量的情节不构成定罪的情节,但属于量刑的情节”之观点,是对刑法及其司法解释的曲解,因而不能成立。


图片


宁夏综义律师事务所追求正义价值目标
联系我们

联系QQ:1581854042
联系邮箱:zongyilawyer@163.com
联系电话:0951-5195540
联系地址:宁夏银川市兴庆区上海东路新材韶光公寓1号商铺楼15楼、16楼、17楼。